全站头条 >>_在奔忙的苦行之下,也_经典美文|悠悠天地 漫【景弘学子】心有大好西安ACC动漫展ChinaJo
当前位置:首页 > 声优

经典小小说:跳动的红丝巾

发布时间:2020-01-19 来源:

文/余秀琦(河南 商城)

又一次,她发现了她。

在角落里,她躲在一堵山墙的后面,探头探脑张望着,样子鬼鬼祟祟。

她蓦然记起这样的情景已经发生很多次,但都被她忽略。今天在这个晴朗的午后,这个女人再一次出现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是一个偏远的山村学校。除了她一个留宿的教师外,其余的老师都是民师,家住附近。除去正常的教学,利用空闲还要帮衬家里侍弄田地里的活计。所以现在校园里除了七名离家太远中午带饭就餐的学生,整个校园空荡荡的。

她顺着那个女人的目光看去,只见那几个离家太远的孩子正在樱花树下吃自带的午饭。她们一个个或蹲或坐,吃得正香。山里的孩子早当家。她们小的只有七岁,大的也不过十岁,走二十多里山路,早出晚归,已经会很好地照顾自己了。带来的是再普通不过的饭食,有蒸红薯、馒头、南瓜饭,偶尔会有一个煎鸡蛋。

那个女人正看得目不转睛,丝毫没有察觉她的走近。

她在后面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猛然回头,慌乱中用手制止着她的发声。一边把她扯到角落里急切地说,请不要声张,俺谢谢了。

她的话让她产生了好奇。她悄悄把她带到办公室,倒了一杯水,那个不善言辞的女人打开了话匣子。

您是老师吧,俺不知道。俺不是坏人,俺只是来看看俺的孩子。苏醒,老师认得不?她是俺女儿。

苏醒,她当然认得。那个眼睛总是忽闪忽闪喜欢望着你,充满了好奇和探寻的小姑娘。八岁,刚上一年级。老师总是很容易记住调皮捣蛋或品学兼优的学生,苏醒属于后者。

俺的孩子是个苦命的孩子,爹是牢改犯,娘又撇下她,从小孤苦伶仃跟着爷爷奶奶长大。俺对不起孩子。俺这里疼。她捂着胸口。

她爹是七十年代的高中生,高大英俊,一肚子学问。会做漆活。在俺村子做活时俺迷上了他,跟了他私奔。谁知道他不学好走了邪路,跟一伙二流子拦路抢劫,伤了人,公安的四处追捕,俺腆着个大肚子整天提心吊胆。那段时间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她爹最终也没逃脱法律的惩罚,判决书下来,是无期。苏家一脉单传,公婆巴望俺能生个儿子好传宗接代,谁知道俺肚子不争气生了个闺女。公婆便骂俺是帚把星,前脚进门后脚她儿子就进了监狱,怪俺命硬。生下女儿刚两个月,硬逼俺离开了家门。俺不想走,也舍不得走,可无期啊,生活逼迫俺认命。

她站在办公桌前,像一名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低着头用袖口不停擦拭着眼睛。她像一枚岁月风干的干果,过早干瘪凋零了。

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一层一层打开。里面有三本练习本、两支铅笔,还有一条丝巾,火焰似的大红色。双手送给她,俺买了好久,一直揣着,没脸拿给她。请老师帮忙送给她,就说是对她学习好的奖励。今天遇上您,是老天在帮俺。请老师帮俺保守秘密,不要打扰到她。就当俺死了,其实她爷爷奶奶也一直告诉她俺死了。死了就死了吧,只要孩子健康开心地成长,俺就知足了。她泪流满面,几乎是在哀求了。她双手接过这些东西,感觉沉甸甸的。

俺是偷着来的,俺男人不准俺来,知道了往死里打俺。她挽起袖子,手臂上是青一块紫一块伤痕。俺走后又嫁人了,又生了一儿一女,男人管得紧。可怜俺的心了!她望着樱花树下那个跟她有一样有甜甜笑涡的小女孩。她就这样远远地望着,然后默默离开。

她郑重接受了她的请求,以表扬鼓励的方式转赠了她买的物品,并亲手为小女孩系上那条红丝巾。她看见那个小女孩在樱花树下跳绳、踢毽子,那条丝巾,火红一团在胸前跳跃着。

有好长一段时间,她猛然感觉那个女人好久都没来了。她的心莫名提了起来,大概是农活绊住抽不开身吧,也或许是家里孩子生了病离不开人吧,她时时这样安慰自己。

一年过去了,那个女人还是没来。她按捺不住托人四处打听,打探后的结果是:那个女人死了,早半年前,死于心肌梗塞。她看到那个叫苏醒的小女孩,在樱花树下开心地笑,那火红的丝巾,像血。

她不动声色,将这种深沉的母爱继续传递了下去,一直到那个女孩大学毕业。

——四届金麻雀作家班作品选

作者简介:余秀琦,河南省商城县人,信阳市作协会员,河南省小小说学会会员。长期基层乡镇工作,诗歌、散文、小说散见《信阳周刊》《大观》《小小说大世界》等报刊。

责编: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2019- 2019 http://www.soul666.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