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头条 >>_在奔忙的苦行之下,也_经典美文|悠悠天地 漫【景弘学子】心有大好西安ACC动漫展ChinaJo
当前位置:首页 > 音乐

别再把玄幻小说当神话了,我们中国神话真的很特别

发布时间:2020-01-19 来源:

首先,中国神话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神话存在着本质的区别,因历史意识觉醒的很早,导致在记录工具落后的上古时期无法对历史进行完整、准确的记录,口口相传产生的谬误与对流传下来的只言片语的误读导致了上古时期的历史被神化,这也是中国神话的来源,严格来说,后期因宗教或志怪小说产生的所谓神话人物都不能被称为神话,而应该被称为仙话或是小说。

王国维认为:“上古之事,传说与史实混而不分。史实之中固不免有所缘饰,与传说无异,而传说中亦往往有史实为之素地,二者不易区别,此世界各国之所同也。”

按照王国维的说法,“上古之事”包括“传说”与“史实”两部分,即上古传说与上古历史。古史就蕴藏在传说之中,若不重视传说的研究,就无法获知古史的真面目。因此,钱穆也说:“各民族最先历史无不从追记起来,故其中断难脱离‘传说’与带有‘神话’之部分。若严格排斥传说,则古史即无从说起。”

徐旭生先生的论说最有代表性:“无论如何很古时代的传说总有它历史方面的质素,绝不是完全向壁虚造的。古代的人不惟没有空闲,来臆造许多事实以欺骗后人,并且保存沿袭传说的人对于他们所应承先传后的东西,总是认为神圣;传说的时候不敢任意加减。换句话说,他们的传说即使有一部分的失真,也是由于无意中的演变,并不是他们敢在那里任意造谣。所以古代传说,虽不能说是历史经过的自身,可是他是有根据的,从那里仔细钻研和整理就可以得到历史真相的,是万不能一笔抹杀的。”

对于神话的历史化这一概念的使用并不止存在于中国,西方同样存在,在西方对于早期的历史的研究中,许多人都会大量的引用《圣经》这类宗教书籍,而这类书籍中包含的强烈的主观意志与为传教所加入的虚构色彩远比中国神话中的更多,对于历史的研究也表现的也不那么严谨,而反观中国,纵使因先民记录历史的时候会因为无法理解一些自然现象而进行脑补与神话,但其内核并未改变,其作为记录的核心没有变化,也就是说我们对神话进行研究的时候,只需将其被神话的部分与误传的部分删去,就可以得到一个相对真实的历史还原。

从西周到战国,是中国上古传说演进变化的大时代,古史传说由简单到复杂,由由驳杂到系统。特别是战国时代诸子百家竞相立说,各有自己的一套古史体系。到汉代大一统局面出现时,古史传说已逐渐定型。这些都不是凭空出现的,“中国人很久以前就有一种彰名较著的历史思维,同拒不对宇宙作题自然阐释的倾向相结..--.他们潜心于在古老传说的那些朦胧不清的人物形象中为其氏族寻觅令人信服的谱系。”

西周时期的古史传说内容散乱,仅有个别传说人物或片段故事,没有形成--定的系统。主要载于《诗经》、《尚书》以及《周易》的卦爻辞中。《诗·商颂》中的《玄鸟》、《长发》等篇记载了商人的始祖传说:《诗·大雅·生民》《逸周书·商誓》以及《尚书.吕刑》则记载了姬周族后稷的传说故事。商人、周人都与“禹之绩”有密切的关联,或设都或登。《尚书·甘誓》等篇中还有关于夏的片段记载。《尚书·吕刑》、《逸周书·尝麦》现多认为是西周文献,记载了蚩尤作乱以及与黄帝的争战传说。《尚书·吕刑》:“蚩尤惟始作乱”,《逸周书.尝麦》:“上天未成之庆。蚩尤乃逐帝,争于涿鹿之河,九隅无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

春秋至战国前期,古史传说变得繁杂起来。这些古史传说主要记载在《左传》和《国语》中。《郑语》中提出了虞、夏、商、周四代相承的体系,其宗神是虞幕、夏禹、商契、周弃,还提到了祝融,即重黎,以及其后裔八姓。《周语》中叙述了共工、鲧、禹、四岳等相继治水的故事,还叙述了虞、夏、姬、姜、黎、苗等族。《鲁语》中记载了虞夏商周祭祀的宗神:有虞氏締黄帝而祖颛顼,郊尧而宗舜;夏后氏締黄帝而祖颛顼,郊鲧而宗禹;商人締舜而祖契,郊冥而宗汤:周人締喾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晋语》中云:“昔少典氏娶于有蠕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黄帝、炎帝是为同出于少典。

《左传》所述神话传说人物比《国语》更为详备,《昭公十七年》:“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太嗥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我高祖少嗥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自颛顼以来,不能纪远,乃纪于近。”形成了黄帝、炎帝、共工、太唕、少唕、颛顼这样一个前后相承的古帝次序。《文公十八年》则记载了高阳氏、高辛氏各有才子八人,帝鸿氏、少嗥氏、颛顼氏、缙云氏各有不才子等。《襄公四年》、《哀公元年》有后羿篡夏、少康复国的传说。其他还有爽鸠氏居齐地、金天氏后裔、四岳之裔等等。

战国后期的古史传说更加复杂。首先是《楚辞·天问》和《山海经》所记的古史传说,再者便是诸子百家的古史系统。

《天问》一般认为是屈原所作,顾颉刚曾认为其作成时间当在战国之初。刘起钎认为顾先生的论断是可信的,甚至认为它当成于春秋之末,至迟在战国初年”。我们认为《天问》当是流传在楚地的一篇巫师祝辞,其在写定之前当有久远的流传历史,其中的神话传说应有一定的原始依据。

王国维即论证了《天问》中的喾(实即舜)、该、微、汤正是卜辞中的高祖夔、高祖亥、高祖上甲、高祖乙。《天问》以设问的形式,提出了一百七十八个问题,内容涉及天地开辟、洪水传说、大地情状、夏古史传说、商古史传说、周古史传说、古史逸闻和吴楚史事传说等方面,涵盖了夏商周三代全部的古史体系。但需要注意的是,它没有出现虞代,一些重要的传说人物它也没有,如炎帝、黄帝、太嗥、少嗥、颛顼、高阳、高辛、帝鸿、伯翳、祝融等,这些却都是在《左传》和《国语》中出现了的。因此,刘起钎先生说:“这些在战国后期文献中是古史的主要人物,显然《天问》只能远在这些传说出现之前。”认为《天问》要早于《国语》、《左传》。但也不排除由于《天问》篇幅的限制,而没有问及其它的古史传说。

《山海经》中的神话传说内容丰富,以致司马迁说:“言九州山川,《尚书》近之矣,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天问》、《国语》、《左传》内几乎所有的古史传说人物它都有,而且更富于神话色彩。《山海经》中有些故事与《天问》相同,比如鲧禹治水,夏启与《九辨》、《九歌》,羿善射,舜受父弟虐待,王亥宾于有易等故事。由此可知《山海经》中的神话传说有-部分可能来源于楚地。《山海经》中有诸多其他文献中没有的神名,山神、地神等等。

《山海经》有很多古帝的世系,比《国语》、《天问》更是恢宏谲怪,例如:

有司幽之国。帝俊生晏龙,晏龙生司幽,司幽生思士,不妻;思女,不夫。食黍,食兽,是使四鸟。(《大荒东经》)

有白民之国。帝俊生帝鸿,帝鸿生白民,白民销姓。(《大荒东经》)黄帝生禺虢,禺虢生禺京,禺京处北海,禺虢处东海,是为海神。(《大荒东经》)

帝俊生季厘,故日季厘之国。有缗渊。少昊生倍伐,倍伐降处缗渊。有水四方,名曰俊坛。(《大荒南经》)

有毛民之国,依姓,食黍,使四鸟。禹生均国,均国生役采,役采生修鞀,修鞀杀绰人。帝念之,潜为之国,是此毛民。(《大荒北经》)

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詼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降处于江水,生共工,共工生术器,术器首方颠,是复土穰,以处江水。共工生后土,后土生噎呜,噎呜生岁十有二。(《海内经》)

《山海经》中的神话传说内容丰富,以致司马迁说:“言九州山川,《尚书》近之矣,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天问》、《国语》、《左传》内几乎所有的古史传说人物它都有,而且更富于神话色彩。《山海经》中有些故事与《天问》相同,比如鲧禹治水,夏启与《九辨》、《九歌》,羿善射,舜受父弟虐待,王亥宾于有易等故事。由此可知《山海经》中的神话传说有-部分可能来源于楚地。《山海经》中有诸多其他文献中没有的神名,山神、地神等等。

《山海经》有很多古帝的世系,比《国语》、《天问》更是恢宏谲怪,例如:

有司幽之国。帝俊生晏龙,晏龙生司幽,司幽生思士,不妻;思女,不夫。食黍,食兽,是使四鸟。(《大荒东经》)

对于这些世代系统,我们既不能信以为真,也不能忽视它的价值。这些材料再没有被记录下来以前,一直是靠口耳相传的,与史官叙述的书写历史相比,是不被重视的,是与“真实再现”相悖的“虚构叙述”。这是典型的“文字中心主义”偏见,在文字没有产生以前,我们的先民“已经在用口头语言记忆其历史了,先民们用口头语言讲述宇宙万物的来历、民族的起源与迁徙、诸神的奇迹、祖先的业绩、英雄的壮举等等,这是他们的神话、传说和故事,但也是他们的历史,这种历史-定远远长于文!字记载的历史,因为人类使用语言的历史远远长于他们使用文字的历史。在一些‘落后’民族中,迄今尚无文字,其记载历史的方法仍然只是口头传诵。”“所以,我们认为《山海经》中的神话传说有着悠远的流传背景,里面的内容有可靠的成分,如《大荒东经》、《南经》、《西经》里四方神名和四方名、四方风名都在甲骨文中得到了印证。胡厚宣《甲骨文四方风名考证》、杨树达《甲骨文中之四方风名与神名》、于省吾《释四方和四方风名的两个问题》等文给予了考证。

下面我们再来看诸子的古史传说。儒家盛赞尧舜,从孔子起即如此,正如《中庸》所说:“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我们看《论语》里孔子对尧舜禹的称颂:

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论语,泰伯》)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论语,泰伯》)

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间然矣!”(《论语.泰伯》)

《孟子》和《荀子》亦对“尧舜之道”盛赞不已。同时儒家还尊崇“三王”,即夏禹、商汤、周文王武王,特别是对周之德推崇备至,孔子一生都在致力于周礼的推行。《论语·泰伯》记载孔子语:“周之德,可谓至德也已矣。”墨家亦盛推“尧舜禹汤文武之道”,常有“三代圣王尧舜禹汤文武所以王天下”、“三代之圣王尧舜禹汤文武之兼爱天下”之语,在《尚贤》中提出尧舜禹三圣禅让说,对后世学说影响很大。

法家则反对儒墨所倡导的尧舜圣王之说。《韩非子.显学》云:“孔子、墨子俱道尧、舜,而取舍不同,皆自谓真尧、舜,尧、舜不复生,将谁使定儒、墨之诚乎?殷、周七百余岁,虞、夏二千余岁,而不能定儒、墨之真;今乃欲审尧、舜之道于三千岁之前,意者其不可必乎!无参验而必之者,愚也;弗能必而据之者,诬也。故明据先王,必定尧、舜者,非愚则诬也。”认为尧舜生活在三千年之前,尧舜之道是无法“参验”的。并在《五蠹》篇中提出古代尧舜之时生活艰苦,“古之让天子者,是去监门之养而离臣虏之劳也”,否认尧舜禅让的美德。

道家《庄子》里增加了许多古帝王名氏,其中《肱箧》篇里有--个系统: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陆氏、骊畜氏、轩辕氏、赫胥氏、尊卢氏、祝融氏、伏羲氏、神农氏。多是一些很生疏的帝王名号,除此之外还有混沌氏、稀韦氏、有焱氏、冉相氏、几蘧氏等未曾见过的名氏。《肤箧》篇这个古帝系统后来被采入到源自《春秋纬》的《命历序》中。《庄子》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古帝名号,可能跟他提倡复古的古史观念有关,庄子认为今苦而古乐,递代渐衰。如在《天运篇》里,庄子借老聃之口讲述三皇五帝之治:

老聃曰:“小子少进,余语汝三皇五帝之治天下。黃帝之治天下,使民心一,民有其亲死不哭而民不非也;尧之治天下,使民心亲。民有为其亲杀其杀而民不非也。舜之治天下,使民心竞。民孕妇十月生子,子生五月而能言,不至乎孩而始谁,则人始有天矣。禹之治天下,使民心变,人有心而兵有顺,杀盗非杀人。自为种而‘天下’耳。是以天下大骇,儒墨皆起。其作始有伦,而今乎妇女,何言哉!

在《盜跖》篇中亦言神农之世是“至德之隆也”,然而黄帝不能致德....汤放其主,武王伐纣,自是之后,以强凌弱,以众暴寡,汤、武以来皆乱人之徒也!自黄帝以上是治世,以下都是乱世。一言黄帝,便称颂不已,成为道家所追寻的“道”的化身。

其他诸子书也提出了一些古帝王名。

《管子·封禅篇》云:“古者封泰山禅梁父者七十二家,而夷吾所记者十有二焉。昔无怀氏,封泰山。禅云云,虚羲封泰山,禅云云。神农封泰山,禅云云。炎帝封泰山,禅云云。黄帝封泰山,禅云云。颛顼封泰山,禅云云。帝喾封泰山,禅云云。尧封泰山,禅云云。舜封泰山,禅云云。禹封泰山,禅会稽。汤封泰山,禅云云。周成王封泰山,禅社首。皆受命然后得封禅。”虽然说有“七十二家”,《治国篇》亦说“昔者七十九代之君,俱王天下”,但在这里列出的古帝系统却只有十二位:无怀氏、虐羲、神农、炎帝、黄帝、颛顼、帝喾、尧、舜、禹、汤、周成王。《史记.封禅书》的相关内容即直接取材于《管子.封禅篇》。

《吕氏春秋》提出了“三皇、五帝”这个词,“五帝”是清楚的,即黄帝、帝颛顼、帝喾、帝尧、帝舜;但“三皇”却没有给予交代,只是常把“神农”放在了“黄帝”的前面,可能他们认为“神农”为三皇之一。另外,在《十二纪》中,它又提出了另一一个的五帝名称,并且还配以五神:春天是帝太魄、神勾芒;夏天是帝炎帝、神祝融;中央是帝黄帝、神后土;秋天是帝少魄、神蓐收;冬天是帝颛顼、神玄冥。《吕氏春秋》的《古乐篇》还有一个帝王名次:朱襄氏、葛天氏、陶唐氏、黄帝、颛顼、帝喾、帝尧、舜、禹、殷汤、周文王、武王、成王。

《逸周书.史记篇》亦有二十八个古帝名氏:皮氏、华氏、夏后氏、殷商、有虞氏、平林、质沙、三苗、扈氏、义渠、平州、林氏、曲集、有巢、郐君、共工、上衡氏、南氏、果氏、毕程氏、阳氏、穀平、阪泉氏、县宗、玄都、西夏、绩阳、有洛等。

形成于战国晚期的《帝系》、《五帝德》,把各民族的传说人物、祖先神灵加以历史化整理编定成了一个统一的古史系统。(关于《帝系》,我们将在下一节详细论述,此处从略。)《五帝德》通过孔子与宰我的对话描述了黄帝、颛顼、帝喾、尧、舜、禹六位古帝的丰功伟绩。

上海博物馆藏有的战国楚竹书中有一篇《荣成氏》就是战国人写的一篇非常系统的上古史,全篇内容分七部分:第一部分是讲容成氏等最古的帝王(估计约二十一人);第二部分是讲帝尧以前的一位古帝王,简文亦残缺,失去其名,估计是帝喾高辛氏;第三部分是讲帝尧;第四部分是讲帝舜;第五部分是讲夏禹;第六部分是讲商汤;第七部分是讲周文王和周武王。

根据陈剑先生的重新拼合与编连,全文的叙事脉络大致如下:

尧以前古帝王政事一→尧由贱而为天子一→舜贤,尧让舜一→舜时政事,包括司工禹治水、农官后稷治农事、理官皋陶治狱讼、乐正质作乐等-.→舜让禹-→禹时政事及制作一→禹让皋陶、益,启攻益得帝位传至桀一桀骄泰-→汤攻桀,天下乱-→伊尹为汤之佐,天下得治,汤终王天下一一汤传至纣,纣德昏乱一→九邦叛、文王佐纣之事一一武王即位、伐纣。

《容成氏》第一支简叙述了古帝王系统:“[尊]卢氏、赫胥氏、乔结氏、仓颉氏、轩辕氏、神农氏、樟|氏、壙遲氏之有天下也,皆不授其子而授贤。”此一古史系统与《庄子.肱箧》中的系统多有相同:

昔者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陆氏、骊畜氏、轩辕氏、赫胥氏,尊卢氏、祝融氏、伏羲氏、神农氏,当是时也,民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乐其俗,安其居,邻国相望,鸡狗之音相闻,民至老死而不相往来。若此之时,则至治已。

而在《庄子.肱箧》中多出的几个帝王又正好是楚竹书中残缺的部分,故此,对于上古的历史实际上就存在与各个神话当中,只是因为当时记录的流失导致的现在文献不足,无法完整的将上古的历史(神话)拼凑出来,这也是对于上古历史研究的一大憾事。

责编: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2019- 2019 http://www.soul666.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